成功人物  
中国留学生的“法国梦”
2015年02月13日

    三个曾经的留法学生专业背景不同,却因创业走在一起,2014年初在巴黎共同创立博艺咨询公司,涉及文创,培训和商务三大领域,既做中欧之间的桥梁,承办过多位中国艺术家和公司在欧洲展览和品牌推广,同时也在推出自己的产品。三人术业有专攻,张谞负责整合艺术资源,朱琪负责项目企业管理,朱元锴负责产品包装和拉客户,不仅有想法,更有扎实的执行力。中欧文化艺术交流做者众,成者少,可见其不易,是谈判桌上与各路对手相逢交锋,也是如何化解两边文化冲突促成和解。博艺咨询合伙人之一朱琪在巴黎三区的公司总部接受《欧洲时报》采访。
    朱琪看2013年大热影片《中国合伙人》时,已经从工作两年的法国企业辞职投入到自家公司的创立运作。提到创业的励志故事和现实中的自己,“觉得创业不易这点还是很像的,最后和外国人谈判的时候,从以前被鄙视,到现在至少平起平坐,这些都是变化,我自己也有体会”。目前他是法国公司博艺咨询(Poé Consulting)的合伙人之一。
     公司位于巴黎三区Gaité Lyrique现代艺术博物馆,与蓬皮杜当代艺术中心相隔不远,前身是19世纪盛极一时的同名大剧院,典型的奥斯曼建筑风格。很难想象室内风格极简且现代,尤其是六楼七楼的Créatis孵化园,公共区摆放着babyfoot,十几家文化设计公司在此安家,以2到10人的小型创业项目为主,孵化园的通知白板上用法语写着:“永不放弃,特别是你们的梦想,因为你们会赢”(Ne lacher rien et surtout vos rêves car vous allez gagner)。
    博艺工作室在7楼,门上贴着《文国璋欧洲作品巡展》的海报-公司成立后接的第一个展览项目,书橱形成了一面墙,密密麻麻的摆着各种关于中国艺术史的中法文书籍。“博艺,即博物馆与艺术,做的是中欧文化艺术交流。法文名poé,发音与’博艺’相似,同时取自法语’诗’-poème的前面音节,有点文化气息在里面。” 博艺除三个合伙人张谞,朱琪和朱元锴之外,还有曾参加过商业计划书草拟和筹备的6个合作伙伴,公司之前曾以中欧交流促进会的形式参与了 “威尼斯双年展-历史之路”,《20世纪中国艺术史》海外翻译出版,WHO’S NEXT时装展等。
    博艺2013年底开始运作,并于2014年3月正式在法国注册成功,整个筹备长达半年,不仅涉及到相关法律,他们更是花时间研究咨询公司的产品应怎样做,服务框架应如何订。如果说张谞一直在文艺策展领域浸淫了多年,朱琪和朱元锴两名从巴黎高科走出来的理工男,则是辞去工程师全职工作来创业,与之前纸上谈兵式的计划还有很大不同:“公司花多少钱不是只写在纸上,而是公司运作,我们要拿出多少钱,1年,2年,3年如何发展具体的。”
    朱琪2013年下半年辞职时,咨询了家人和朋友,综合考虑很多条件才决定创业,“决定了,便不会再犹豫”。海外留学生创业协会会长李天伦评价他非常有“毅力”,而且“人脉非常广”。27岁的朱琪,有份漂亮的履历,上海交大本科毕业,通过巴黎高科9+9项目2009年来到巴黎读硕,在法国企业做到管理咨询,并担任巴黎高科中法友好协会主席。“创业这个东西,要做,就从现在开始尝试,以后便没有机会了。”
    在海创协会的潘智磊看来,“做中欧文化艺术交流的人不少,但做的不错的人不多。博艺在公司结构和运营上都是比较不错的”。博艺最大的优势便是“想到了,也能做得到”,公司成立一年多来,便接手了多个项目,包括北京“马奈草地”项目同巴黎方面的协调工作和艺术家周依巴黎个展等,足见公司在执行力方面积累的好口碑。“创业是学习的过程,跟法国人谈判,了解法国人的思维,跟他谈事情,这样他们对中国人也感兴趣。很多事情便迎刃而解了,解决了语言问题,再是文化问题。” 公司成立一年,朱琪如此谈自己的创业。

    《欧洲时报》:为何认为文化艺术市场很有潜力?
    当时我们做过市场调查,从政治经济文化整个政策,以及消费水平方面也做了研究,觉得这是未来发展的趋势。我们做过调研,知道市场整体来看是怎样的,市场的每个面如何,每个面的每个点又是怎样的,所以我们既要了解政府,因为政府在文化方面起的作用很重要,又要了解市场上每个角色,比如画廊等等。
    每年中国大约有100个博物馆兴起,数年前拍卖领域数额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,虽然波动变化比较大,但整体趋势如此,只是有大小年的问题。整个文化投资数大,但是质量不高,很多展览水平技术水平和世界顶级水平还有些区别。做完分析后,觉得我们还是有事情可以做的。我们不仅做中国的事情,也做中国和外国的事情,做的不仅是中法的,更是中欧的,这块肯定是有市场的。

    《欧洲时报》:作为一个外国人,在法国创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?
    在法国创业对于外国人来说,从经济角度看太不合适了,现在法律身份问题很难解决,如果解决,要花很多精力在上面,这是一个难以平衡的事情。创业者本身资金不多,即使有风投,也不会乱花这个钱,最主要是推项目找市场。在法国之前是雇员身份,转到自己公司,还要陪着公司交很多的税,这些占工资的百分之六七十。这些对我们来说,对所有法国创业公司都一样,大家不敢轻易找一个人,CDI的合同(长期劳动合同)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是致命的,创业公司最主要的是灵活,如果没有灵活的体制的话,创业公司今年发展好,明年不能裁人,在雇佣方面公司花费负担非常高。
    反过来说作为外国人,你在法国创业,而且是文化艺术领域,他们会另眼看你。比如我们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展览,里面的人问道,做展览公司是不是国内来的,他们竟然没想到是个法国公司来做这个,他们以为做这个中国的展,肯定是个中国的公司。做文化艺术方面他们觉得是蛮有意思有意义的一个事情,他们(知道我们是法国公司)出乎意料。

    《欧洲时报》:三个合伙人,出现分歧如何做?
    我负责项目管理和企业管理,朱元锴产品包装找客户,张谞主要是在艺术领域定大框架和如何利用整个资源,三个人负责的东西是不一样的,但框架是一致的,我们出现分歧,会商量,有解决机制,我们三个人还蛮平衡的,三个人投票,两个人同意才说了算,遵守游戏规则。之前创业项目的经验告诉我,一些事情,要找到解决机制,永远不能留在问题的角度,即使不是最好的必须要有解决方案。

    《欧洲时报》:对要在法国创业的年轻人有何建议?
     三个点,首先创业不是仅凭一腔热血便能解决的问题,如今流行趋势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。第二点做创业,要找准创业方向,定位好,要有某一方面的资源,要么找到客户买你的东西,要么钱多或有人投你钱,这是必须考虑的实际问题,创业时资金链很重要。第三点,做事要勤恳脚踏实地,不能靠说,不能只是会说。
作为中国人在法国创业你要考虑社会责任和融资的问题,接下来考虑做哪些行业,与手中的资源匹配,要懂这一行,并要懂人家的文化,做中法的事情要懂两边的文化。
 

来源:欧洲时报周刊